电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3只定增股票3月解禁5机构浮亏4亿3牛散豪赚近2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7:58 阅读: 来源:电动泵厂家

据本报记者统计,3月份将迎来13家上市公司的定增股解禁,涉及近12亿股。以3月5日的收盘价粗略估计,总规模达120亿。压力比较大的是于3月11日解禁的鲁西化工(000830)(000830.SZ)和15日解禁的金晶科技(600586)(600586.SH),规模合计逾40亿元。

其中,仅有5只股票目前市价超过了去年的发行价格,分别是安纳达(002136.SZ)永泰能源(600157)(600157.SH)广州浪奇鲁西化工和獐子岛(002069.SZ)。

硬币的另一面,则是8家上市公司目前还未为参与定增的机构挣得半点儿利润。包括得润电子(002055)(002055.SZ)金晶科技连云港(601008)(601008.SH)海正药业(600267)(600267.SH)广百股份(002187)(002187.SZ)海利得(002206.SZ)长航油运和众合机电(000925)(000925.SZ)。

众合机电领亏 安纳达豪赚

作为3月份首只解禁股,长航油运去年非公开发行的5000万股于3月3日解禁。而其3月5日的收盘价是2.24元/股,复权后价格约为4.04元/股,较去年定增时的发行价格5.63元/股跌去28%。参与当时增发的两个机构华泰证券(601688)和太平洋(601099)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账面亏损逾4000万。

这还不是跌幅最厉害的。本报记者统计结果显示,比长航油运跌幅更甚的是众合机电。

截至3月5日收盘,众合机电市价11.26元/股,较彼时的增发价18.6元/股跌去约40%。

在跌幅榜上,排在众合机电长航油运之后的是海利得广百股份海正药业连云港金晶科技和得润电子,3月5日其收盘价(含复权价)分别较当初的发行价格跌去约24%20%20%14%13%和6%。

尽管股市经历了多日的阴霾,但仍有5家上市公司的市价(含复权价)高出之前的增发价。

遥遥领先的是将于3月8日解禁的安纳达。3月5日,安纳达收盘价是17.35元/股,复权后价格是34.7元/股,较之前的增发价13.2元/股增163%。

排在安纳达之后的依次是永泰能源广州浪奇鲁西化工和獐子岛。3月5日其收盘价(含复权价)分别较当初的发行价格涨约31%23%21%和5%。

铜陵控股豪赚1.1亿 人寿资管浮亏1.2亿

安纳达骄人的涨幅令参与其间的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去年3月,铜陵市工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铜陵控股”)博弘数君(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下称“博弘数君”)天津证大金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下称“证大金龙”)山西信托和广州安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安州投资”)5家机构,分别获配安纳达500万股350万股400万股300万股和300万股,仅此一单就令上述四家机构账面浮盈1.1亿7725万8600万6450万和6450万。

据本报记者统计,截至3月5日,上述5家机构稳居浮盈机构名单中前五名。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合机电的股东们。去年3月,中融国际信托泰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商裕开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大成基金天津证大金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分别认购了众合机电定增股。截至3月5日,上述5家机构账面浮亏5872万2202万2202万2202万和947万。

从金额上讲,损失最惨重的当属认购海正药业1500万股的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人寿资管”)。截至3月5日,人寿资管凭此一单账面浮亏9960万,加上投资金晶科技,总计浮约亏1.2亿元的成绩助其登上跌幅榜首位。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3月,在非公开发行市场比较活跃的华泰证券雅戈尔(600177)(600177)分别因投资长航油运海利得和海正药业广百股份而损失惨重,以亏损7125万元和7000万元稳居跌幅榜第三第四,而上海昊益实业有限公司则因海正药业巨亏7968万元摘下跌幅榜“榜眼”。

截至3月5日,跌幅榜上前5家机构账面巨亏合计约4亿元。

3牛散豪赚近2亿

跟个人比起来,券商和基金大佬无疑有着强大的技术研发信息等诸多优势,但是对某些牛散的投资能力也只有艳羡的份儿。

截至3月5日,华泰证券易方达信达澳银基金中信证券(600030)华夏基金大成基金等账面分别浮亏约7125万元5200万元5600万元4000万元3000万元和2200万元。

账面出现浮盈的券商仅有海通证券国元证券(000728)和长江证券(000783),分别是4880万元3907万元和3885万元。

这样的业绩远远比不上自然人投资者的精准出手。

一位名叫“南亚军”的投资者因投资350万股安纳达,豪赚7500多万,而安纳达3月8日就可解禁。

另外,3月11日解禁的鲁西化工,同样也遇到了两位牛散张凯和朱勇。两人去年3月分别认购了鲁西化工4400万股和3983万股,如今账面浮盈近5000万和4500万。

3月4日解禁的广州浪奇也会带来两个千万富翁。黄少彬和吴树容5日如将他们持有的1900万股和900万股广州浪奇抛掉,将分别净赚近5000万和逾2000万。

纠结定增

据本报记者统计,去年3月参与定增的47家机构中,26家机构账面出现亏损,总计逾9亿。

由于市场持续低迷,一些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预案的增发价高于市价,对机构再也没有什么吸引力,有些上市公司纷纷使出绝招,或更改发行价格,或推迟发行日期,或干脆终止发行。

3月1日,禾盛新材(002290)(002290.SZ)便发布公告称,鉴于目前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股价低于去年4月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中的底价,且批复有效期已于2月29日期满,决定终止本次非公开发行。

禾盛新材本意是拿募集资金用来投资10.5万吨新型复合材料(印刷PCM)生产线项目和年产500万件冲压件生产线项目。

“由于没有发出去,公司的拟投项目就没有再进一步讨论。”禾盛新材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也没有其它的融资计划。

而有些上市公司则为力促定增成功调整了发行价格,如新乡化纤(000949)(000949.SZ)近日就将去年2月定的增发底价由5.44元/股调低至3.62元/股(2011年7月曾10送3派0.6)。

“公司在去年9月1号就拿到了批文,拿到了批文后就不能更改发行价了。”禾盛新材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发不出去只能终止。

天子传说

放学别跑破解版

重庆彩票正版

坦克军团破解版